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刻瓷艺术网 > 陶琉雕刻
编辑

一位中国琉璃大师的精神雕像

发布时间:2018-02-07 13:43 来源: 颜山孝水 作者: 刘培国 编辑:于汛 
摘要 袁世祥,1966年生,山东博山人,山东金祥琉璃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1.jpg
 袁世祥

2.jpg

“琉璃者,石以为质,硝以和之,礁以锻之,铜铁丹铅以变之。非石不成,非硝不行,非铜铁丹铅则不精,三合而后生……白如霜,廉削而四方,马牙石也;紫如英,扎扎星星,紫石也;棱而多角,其形似璞,凌子石也。白者以为干也;紫者以为软也;凌子者以为莹也。”这是成书于康熙三年博山最早的地方志《颜山杂记》中的记载《琉璃》。作者是出身博山琉璃世家的清康熙三部尚书、内秘书院大学士孙廷铨。《琉璃》是《颜神杂记•物产篇》中一节,内容完整,记载周详。乾隆十年的《昭代丝书续集》将其收入,题曰《琉璃志》。《琉璃志》以科学的纪实的文风和笔法,仅2000余字,就把琉璃及其产品的成份、熔制过程、制作工艺、产品种类说得有章有序,清清楚楚,是一部系统而全面地记述琉璃工艺技术的科技文献,这对后来中国琉璃业的发展以及专家学者对中国琉璃的探讨与研究,都具有翔实可靠的史料价值。

孙廷铨的论述及其元代博山琉璃窑炉遗址的发现,再一次坐实了博山作为中国琉璃发祥地以及明清时期中国琉璃制造中心的地位。千百年来,博山子弟世代传承,殚精竭虑,克服了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把博山琉璃推向了世界。袁世祥就是许多个博山琉璃传承者之一。下面,让我们通过袁世祥创业过程中的一些片段,勾勒出我们心目中一位中国琉璃大师的精神雕像。

3.jpg

袁世祥与琉璃结缘于1986年11月。

周尔成是袁世祥舅家的表哥,在淄博工艺品一厂干副厂长。当年18岁的袁世祥,在山头河南东村居委会待业。周尔成厂里招工,在身边的人里头一物色,相中了袁世祥。说俺厂里要招工,我给你介绍介绍,保证叫你就业。对一个社会待业青年来说,就业是一个很大的诱惑。袁世祥就进了淄博工艺品一厂。

博山西冶街是博山琉璃的象征和代名词,明清至民国这一带都是博山琉璃产地和集散地,有“珍珠玛瑙市,琥珀琉璃街”之称。袁世祥姥娘的娘家,就是博山西冶街的。虽说琉璃给博山带来了上千年的殷实和繁荣,但在博山民众心目中,旧时代做琉璃的匠工,留给别人的印象,往往袒胸露背,口无遮拦,不拘小节,被称之为“小炉匠”,充满了偏见,满满的被戏谑的味道,没有尊严,身份卑微。袁世祥回到家里,从未向家人描绘过自己的工作。母亲就很纳闷,到底是干的是啥?后来袁世祥往家带了一些琉璃,说,妈,忒好了,想做个啥就做个啥,想做个鸟就做个鸟,想做个猴子就做个猴子。袁世祥的母亲这才知道他干了炉匠:“你是当了小炉匠?”“啥叫小炉匠?”袁世祥当时还不知道小炉匠意味着什么。妈妈说,“俺老娘家就是西冶街上,就是做这个,吆嗨,我要知道叫你干这个,砸煞我也不叫你去!”母亲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叫你受罪了。母亲知道在炉前高温作业的那份辛苦。

袁世祥说:“妈,那个埝儿挺好,挺好玩。”“为啥?”“7点上班,7点半还不干活,11点先下班了,三个来小时!”“这还是个长法?”

4.jpg

袁世祥进了厂,啥也不会,就跟着师傅学。从最小的炉子学起。那时刚刚改革开放,传统保守体制已经开始松动,大型资深琉璃企业博山美术琉璃厂的高级技工郑子云、王孝谦等,纷纷加盟淄博工艺品一厂。作为学徒工,袁世祥跟着师傅们学做米珠炉、油篓炉。油篓炉,现在已不多见,用来做灯饰、坠子,袁世祥也做过。博山是煤炭基地,资源枯竭以前,做炉烧八陡大山炭。晚上把炭秌成焦,秌到炼结,不炼不行。炼,就是在一定温度下半熔融烧结,蒸发掉烟气,燃烧的时候冒蓝火,热值高,不冒大烟,不呛。晚上秌好了,白天錾着使。这些炉子都属于土炉子。在火头上,拿一根梃子,就是根细钢丝,上敷泥浆,料条融化,在梃子上边化边缠,边缠边化,形成珠粒,生产米珠。即孙廷铨所述“条珠缠之,细珠写之,大珠缠之、戛之。”(《琉璃志》)老师们口传心授,袁世祥强记博取,在很短的时间内习得了技艺,开阔了眼界。到了1987年秋天,厂里才建了大炉,八卦炉。

企业用金钱的形式对袁世祥的勤快和智慧做了注脚。1987年,他曾一个月开到355块钱。袁世祥和工友王顺洪俩,平平和和每月拿到200多近300,两个人摽着争第一。厂里的8级工加上奖金才开100来块。袁世祥进厂就跟着郑子云干,三个月以后成了工段长,一直干到车间主任。1988年,郑子云、夏侯杰、王乃宝、张荣文去淄川援建了淄川振华玻璃的前身,使这个厂成为琉璃制造界的后起之秀。

郑子云是袁世祥的磕头老师,琉璃摆件是他的拿手长项,他做的东西精神,灵性就是高。虽说袁世祥从郑子云身上学到了不少琉璃制造技术,但郑子云的离开,对袁世祥毕竟是个闪失,对当时的工艺品一厂来说也是个重要利空。1990年夏,在多重因素的冲击下,淄博工艺品一厂成为博山区第一个关门的骨干工业企业。

5.jpg

袁世祥连同许多这些年青人都被分到了博山区山头陶瓷厂,一年半后,袁世祥厌烦了毫无技术含量的简单体力劳动,从厂里辞职。如同西冶街是博山的琉璃群落一样,山头是博山的陶瓷窝,由于这种方便,袁世祥就在家里建了个家庭作坊,还建了烤花炉,弄些花纸,为陶琉大观园加工贴花,也摆弄内画。干着干着,老师郑子云又有新的追求,从淄川回到博山,要另打锣鼓另开戏,第一个找到袁世祥,干他的车间主任,分管技术。由于周转资金、合伙人配合等问题,这个组合始终充满摩擦。1994年郑子云因病去世,袁世祥干到1994年年底,产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过了1995年春节就没再去上班。

袁世祥在兄弟姊妹中排行最小。二姐、二哥家都在电力系统工作,收入可观,家庭有些积蓄。1995年春节,阖家来博山团聚。这个年,袁世祥心里不肃静,做饭还是做饭,掌勺还是掌勺,可脸上带着愁事,咋也高兴不起来,大家还是看了出来。姐姐终归细心:“呃!世祥咋着了?耷拉着个脸,看着不如往年高兴呢?”母亲也是山头大户人家出身,心也很细,知道儿子的心事,就说他想弄个厂。大家就说,啥意思这是?需要多钱?待干啥?

母亲向大家摊了牌,袁世祥还啥也不知道。初四那天,袁世祥去走亲戚回来,大伙叫住他:

“咋着你想干厂?”

“我说有这个想法。”

“你有多钱?”

“一共1万块钱。”

“你想使多少?”

“起码得7到8万块钱。”

6.jpg

那时候建一个6只缸的琉璃炉不到3万块钱,用人少一点,一个月周转资金3万来块,乱七八糟再上点设备六七万块钱就能转起来了。   

“那一个月不行了咋办?”

“再说呗!要不咋弄啊!”

袁世祥的姐夫是个很敞亮的人,说我们给凑6万块钱,你挣了,咱分了,你陪了,等于花钱买个教训。

袁世祥忒恣了。他得到的不仅是资金的支持,他感受到的是亲人、家庭对他事业和梦想的无私支持。他开始找地方,在山头河北东村,从矾沟钻过铁路桥洞不远的地方建了自己的琉璃厂。这是1995年5月26日,袁世祥29岁。

7.jpg

在袁世祥的人格元素里,有一个可贵的品质就是率真、质朴和诚信,后来的发展一再证明这些抽象的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要高于技术、技巧很多,所谓“道为术之灵,术为道之体;以道统术,以术得道。” (《孙子兵法》)。

袁世祥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一位义乌商人楼景泽,到现在关系很铁。在义乌,有位经营多年的博山琉璃同行,卖得不错。楼景泽向他请求供货的货,这位同行不卖。道理很明显,就那么一个市场,如果两个人经营同一个品牌,后果就是相互残杀。

楼景泽结识袁世祥以后,就向他诉苦。袁世祥说,我支你一招。原来,淄博工艺品一厂有个库存,袁世祥知道底细,工艺品一厂转产成了标牌厂以后,那些库存还在。袁世祥通过朋友介绍带着楼景泽去扒库存,一天整理出7000多件货,楼景泽一件给袁世祥一毛钱,那一天,楼景泽就让袁世祥挣了700多块钱!

8.jpg

哇塞,袁世祥大吃一惊!袁世祥的窑炉达产不长时间,就给楼景泽打了电话,楼景泽翩然而至。当时,厂子条件还很艰苦,连个办公室都没有,一间小屋做传达室,弄个小茶几。晚上值班也在里头睡觉楼景泽来到一看,好,有厂子了,是真的。订货!那时袁世祥两口子正年轻,有的是劲,拼死拼活地干,妻子磨货磨到晚上十一二点,袁世祥白天在车间忙活晚上在厂里值班,120多斤瘦到不到90斤。义乌那边一月一结账,全是花球,销路好得直接做不出来。两人合作了两年多,一直是楼景泽付款在线,等于是用楼景泽的资金做了自己的生意,二哥二姐筹备的资金竟然没动。楼景泽的全力支持为袁世祥两年后突入国际市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外贸生意也出乎意料地挣钱,袁世祥与妻子咬耳朵:

“我说,咱挣到10万就不干了?”

“行。”

10万挣到了。

“还不行来,咱挣到100万再住下!”

“行啊听你的。”

他们一直也没放弃。袁世祥说,那行情好的,比印钱还快!比来钱还开心的是交下了一大帮朋友。因为朋友,竟然发过一笔20万的“横财”。

9.jpg

1997年几月,二哥的同龄人刘东元,大家都是一块长大的,干了河南东村书记。一听见袁世祥还在河北东村,喊他来吃“鸿门宴”,直言不讳说:“咱这里那么多地方,啥不能干,你在河北东干啥?” 袁世祥只好就范。当年,袁世祥把厂子迁回了河南东村,入住村委大院,一楼是车间,二楼是村委。

1999年几月,袁世祥购置了9亩多地,把厂子从村委迁入山东省陶琉工业园,这是陶琉工业园第一个入住的企业,也是唯一的一个琉璃企业。2000年11月竣工投产。

企业刚刚投产,命运就向袁世祥抛出了一个绣球——2000年12月,数量最大的一笔订单打破了一项纪录,他们的一个单一花色、造型琉璃产品颜色总共制造了10万零8件,销往英国。但紧接着,命运又给了袁世祥当头一棒——低迷的市场,把袁世祥拖入了第一次欧美经济危机。

第一次欧美经济危机,打乱了袁世祥的如意算盘,这一个劫数就经历了六年。

10.jpg

最初,给他带来财富、信心,也是他最心疼的窑炉,却成了他倒戈的大敌。池炉的火焰总是燃烧不到位。袁世祥没有跟建窑的乙方拉脸子,反而是共同切磋,分析原因,还为此多给乙方3000块钱,弄得人家还挺内疚,好几十万建起来要是不行,咋交代?“这钱不能要!”“不要,凭啥不要?拿起来。窑炉是按我的思路建的,不成功也是我的问题。”

袁世祥请来南定玻璃厂的一位工程师,一连好几趟,最后一语点破玄机,说风火配比不好,气没少烧,还达不到需要的温度和气氛。袁世祥一个激灵,马上给车间主任打电话,仅仅移动了两块风口耐火砖的位置,奇迹出现了,几个小时工夫窑火便达到了理想的燃烧状态。

这次经济危机,让袁世祥的大脑变得出奇冷静。琉璃是博山的传统产业,更是国家的宝贵文化遗产,在多年从事琉璃生产的经历中知道,这些濒临失传的产业,由于条件艰苦、劳动强度大、收入水平低等因素,从业产业工人与琉璃企业的连结是十分脆弱的,行业整体运行能力每况愈下,产业工人大量流失,后继乏人,当我们遇到重大困难时,关掉窑炉,放掉琉璃水,很可能这一个企业将永远消失。如果许多个琉璃企业相继消失,那我们这些琉璃业主岂不成了博山的罪人?民族的罪人?

不能趴下,咬牙也要坚持。袁世祥果断地停了池炉,进行了产品结构调整。同时,企业家的人格因素,再一次介入到企业经营环节。从袁世祥自己建厂,他就有个习惯,原燃料采购不欠款,一月一结,月底对账,月初清账。谁不来要钱他都打电话叫人来拿,咋着也得给人家。2003年到2005年的时候,市场严峻到极点,全凭这些供应商给袁世祥垫付,“使吧!啥时候有钱啥时候给!”那几年市场严峻的,拿钱去买化工材料,差五块钱人家得铲出五块钱的料。袁世祥多年间建立起的信誉,在遭遇极其困难的时候有了回报,这让他那深深为之动容!

11.jpg

终于在2007年还上了一百六七十万元的欠账,避免了企业在经济危机中颠覆。但那座池窑,袁世祥没有拆,现在还保留着那个窑址,在他的心目中,那不是一个冷冰冰的窑体,那时一个胸膛里仍然燃烧着通红火焰的伙伴,见证着袁世祥怎样栉风沐雨。

雨后终能见到彩虹。到了2007年,袁世祥终于缓过劲来。其间一台池炉两台圆炉,将近200口人吃饭,大家累得要命,不挣钱还往里赔钱,用袁世祥的话说——差点赔煞!

12.jpg

2008年,全球进入一次新的金融危机。奇妙的是袁世祥竟然没有受到一丝影响。希腊这个不大的国家,一年还定货超高货柜4个。这一年开始,国家大力倡导环保改革,在没有标准、没有现成经验情况下,袁世祥一马当先,当年投进七十多万元着手进行煤改气。

袁世祥是个颇具大局意识的企业家,他的眼光并非拘泥于自己的盈亏进退。他拆了扒,扒了拆,一遍遍调试,反复试验,身体透支到了极限的地步。2010年3月,持续一个多月一天只睡4个小时,半夜2点多,他顺着梯子往窑上爬的时候,两眼一阵发黑,一脚踩空,从两米高的梯子上一个后仰跌下来。梯子旁边是一个碎琉璃池,后脑勺先着的地,就跌在犬牙交错的碎琉璃上,手腕上的手表被摔得粉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就他跌落的瞬间,噗隆砸翻了一张钢板包装铁皮,覆盖在碎琉璃上,不然脑袋跌上去后果不堪设想。这一年,他第一次感觉到了累,吃饭睡觉不正常,还查出了糖尿病。

13.jpg

出口希腊的成功,刺激了袁世祥的一个兴奋点——抽象琉璃。袁世祥做抽象琉璃起源于2004年以后,到了2008年,抽象琉璃已经做到出神入化的程度,现在还在做。这是他做琉璃以来,生命线最长的产品。

琉璃制造有多个门类,脱蜡铸造、吹制、灯工、摆件都属于热成型,琉璃窑炉是基础的基础。琉璃热塑性极强,这就形成了热成型的特点即兴性、即时性,只要有想法,就可以立马实施和实现,这一点跟陶瓷形成了很大的区别。陶瓷要拉坯、上釉、烧成,这一个过程需要很长时间。一边做灵感就能出现,一个干不成,二个干不成,三个也许就能成功。

看一看袁世祥的产品路线,他是始终开风尚之先的。

14.jpg

1995年开始搓花球,搓了几年花球,1997年以后开始做鱼,走低成本路线,花样翻新,热带鱼,各式各样的鱼,上千种上万种,一气做了三到四年的鱼,其他别的厂家上来了,他就开发出禽鸟,专门做意大利的样本、订单。专门根据他的模式再来创新,翻版。举一反三,一个模式翻出五个模式,甚至十个模式,往消化吸收这个方向发力。随着人员流动性加大,鸟的产品也开始泛滥。他又迅速掉头,生产花瓶。花瓶要吹,要搓,综合技术要求较高,别人模仿起来就有难度。别人的鸟正做得起劲,他的花瓶已经到了新的水平。待到花瓶也被抄袭、模仿的时候,他又把抽象琉璃东西研发出了。意大利的摆件、挂件,极其抽象,谁都做不了,他们也是,怎么办?袁世祥开始攻关,昼思夜想。

15.jpg

琉璃热成型,也可以称为热雕塑,金属、硅酸盐、石质、木质雕塑都可以在手上、台面上完成塑型,而琉璃则必须在熔融半熔融状态下进行,具象琉璃制造如何设置依托、如何使用工具,有成熟的法式和经验,而线条怪异、形态离奇的抽象琉璃,即使在一个手法多样娴熟的老艺人手里,也是老虎啃天无从下手。

我们不能不折服袁世祥的机敏和智慧,抽象琉璃就被破解了。不仅如此,他还在抽象线条的变幻和液态琉璃的流动里找到了最绝妙的契合,使得他在破解的基础上不断生发出一连串的创意,一发而不可收。游艺于具象与抽象之间,他还衍生出即非具象又非抽象的过度艺术——写意琉璃,把中国画中的写意精神与琉璃热成型完美结合,使更多神似而非形似的动物雕塑呼之欲出。一对引颈高亢和鸣的鹤,只使用了两件乳白的琉璃体,就把它的神态再准确不过地表现出来而不是简单呈现和再现,流线型的颈项夸张地引向天空,看上去没有鹤的具体形象,但它曲线、张弛、肥瘦过度、空间概念,又无一不是更高超更精准意义上的鹤之舞蹈。

16.jpg

等兄弟厂家能做花瓶的时候,袁世祥的抽象产品已经登堂入室,浩浩荡荡输入到欧美市场。继而是室内景观系列、室外花园系列,始终把同业竞争者甩在后面。室外花园系列是国外社区景观设计的组成部分,跟着设计走,是一种定向采购,他们自然就成了专业供货商。追随欧洲时尚流行色,春夏秋冬各有不同的设计,不同的颜色,不同的造型。袁世祥对产品质量的严控,成为企业诚信行为的要件,只要袁世祥报出的价格,出口商绝不还价,袁世祥的企业也成了唯一一个被国外BFCI认证合格的单位,可以自由进入欧洲市场。

袁世祥感慨良多。“在学炉、开厂的过程中,受老前辈的启发太多,人就是一个运气,最早是郑子云,然后是王孝诚,还有王乃宝,”他说,“王乃宝还当过我们工艺品厂的生产厂长。这些师傅的拿手技艺有摆件,有内画,有灯工。只要你想学,他们恨不能薄地里都教给你。我那时候是真尊重他们。王孝诚白天忙活一天,晚上画画,刻苦,精力旺盛。王乃宝更不用说了,还研制过彩色琉璃地板砖,可惜没推广开。”

17.jpg

袁世祥越来越有自信。“做琉璃就要以质量为本,可以少做一个,但是价格要高起来,工人也不脏手。如果说差不多、马马虎虎做出来就行,标准就会掉下来,很快就会成为一种习惯,大脑中就没了质量意识。一旦工人脏了手,你再要求他往好处做、往精处做,难了,掰不回来了。博山老人有句俗话,学好难,学坏忒快!你让他一直板正下去,他想脏手都脏不了,因为他手法定了。”

18.jpg

是的,博山琉璃前些年有20多家,经过大浪淘沙,现在有点规模的不足10家。袁世祥一年的产能在六七十万件。袁世祥自称是这个行当里头经过风风雨雨、历经磨难最多的一个,他的心中,有一个留给自己的尺子:“提到博山琉璃,咱们起码得载入史册吧?去年博山琉璃艺术节我们投了100多万,今年计划再投100多万,摆件,抽象,花瓶,都做。在外国人的心目中,抽象艺术应该理解为更高级别的艺术。外贸公司传来消息,今年的广交会订货十分乐观,这真是很好的消息。”

如今,袁世祥的山东金祥琉璃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在企业规模、销售收入、利税水平,都做到了地区琉璃行业排头兵的位置。他们的期待和忧患,契合了国家复兴和保护民间文化遗产的意志,2016年5月,山东艺术学院依托山东金祥琉璃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和淄博爱美琉璃制造有限公司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琉璃烧制技艺,申报了文化部、教育部共同实施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项目。该计划2016年至2020年,将委托有关高校、设计企业等开展多层次教育培训,力争用5年时间培训非遗传承人群10万人次。

19.jpg

2017年4月,山东艺术学院再次依托山东金祥琉璃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和淄博爱美琉璃制造有限公司申请成功的专业人才培养项目——“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度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博山琉璃’艺术创作人才培养计划”,来自全国的30位学员参加了研修,其中博山区有11位省级以上陶瓷、琉璃大师参加培训。这项培训特别邀请全国艺术设计领域的知名专家教授担纲主讲,对学员艺术理论、技艺技法、作品创作、审美设计、美学素养等各个方面进行了系统培训和全面提升。特别是由博山琉璃代表性中国玻璃(琉璃)艺术大师进行现场指导和授课,将课堂理论真正与实践创作相结合,提升学员对博山琉璃烧制技艺的理解,在传承传统琉璃艺术审美基础上创新实践,开创博山琉璃和中国玻璃艺术新境界。

简介:

袁世祥,1966年生,山东博山人,山东金祥琉璃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18岁即进入淄博传统琉璃行业,以超人的悟性和勤奋的钻研,探索琉璃艺术技法,勇于传承,大胆创新,不断探索琉璃高温成型艺术新工艺,运用自己多年积淀的美学修养和多年的从业经验,苦心孤诣研发吹制技术在高温自由成型中的应用,不断攻克吹制琉璃高温自由成型在色彩搭配、造型设计上的瓶颈与弊端,研制出独辟蹊径的琉璃高温热成型新技术、新工艺。作品深受欧美和大陆买家青睐,不断跻身国内外重要奖项。2013年7月,袁世祥的作品《舞动》获第二届中国玻璃艺术名家作品展金奖;同年10月,作品《龙马精神》、《长绳系日》获第十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金奖;2014年7月,作品《韵》获第三届中国玻璃艺术名家作品展金奖;2015年7月,作品《濯浪》获第四届中国玻璃艺术名家作品展金奖。为表彰他传承中国琉璃文化所做出的成就,2012年12月,袁世祥被评为“山东省轻工行业首席技师”;2013年1月,被评为“山东省技术能手”;2015年7月,被评为中国玻璃(琉璃)艺术大师。

关注中国刻瓷艺术网微信公众号
1
关键词: 琉璃 博山 袁世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刻瓷艺术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上一篇:山东陶瓷艺术大师杨桂莉戊戌年新作鉴赏
下一篇:尹干琉璃艺术《流光溢彩》系列(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