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刻瓷艺术网 > 陶琉雕刻
编辑

博山陶琉文化与世界对话——周祖毅:雨点釉,跨越千年的终极破译

发布时间:2018-03-08 08:50 来源: 博山发布  编辑:于汛 
摘要 周祖毅出生在北国陶苑博山山头镇。宋金时窑业繁荣,元末战乱,明、清复兴,“陶者以千数”。周祖毅家族,就是这“陶者以千数”中的家族之一。父辈陶瓷八兄弟,大爷周元泰,擅雕塑造型设计;二爷周运元擅烧成,1956年,代表陶瓷系统去北京参加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会议,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三爷周康元擅施釉、药窑;四爷周怀元擅陶瓷彩绘;五爷周玉元、六爷周贞元、七爷周洪元都擅长陶瓷烧制和温度控制。那时烧成是大头,技术活,是陶瓷成败的关键。父亲周占元则是集大成者。母亲也是陶瓷雕刻艺术家,深得陈贻谟、冯乃藻口传心授。

1.jpg
宋代刘松年《斗茶图轴》

宋代雨点釉,是博山人对世界陶瓷史的重大贡献。唐代黑釉是它的母体,北宋时期铸就真身,金达高峰,元末明初,复又销声匿迹。到了民国二十五年,博山人侯相会复试制成功,旋又消失于战乱。六十年代,博山人周占元再次研发成功。七、八十年代,淄博美术陶瓷厂恢复研制生产,惜1983年圆窑改建后时断时续。   

我端详过侯相会、美陶的雨点釉,从品相上看,雨点大小不均若隐若现,难以跟宋代雨点釉媲美。直到又过了三十年,周占元的儿子周祖毅,承继了宋金以来的雨点釉精髓,凭借超人的悟性,完成了与宋代雨点釉的深度对话,把雨点釉推向了中国黑釉发展史上的一个巅峰,完美至臻,简极到奢。

雨点釉何以这么神秘?暗藏着一种什么密码?这些问题,答案就在周祖毅那里,我认为,周祖毅可谓宋金以来与雨点釉身心灵合一第一人。

2.jpg
山东省陶瓷艺术大师周祖毅

从1993年开始,周祖毅工作之余,就在父亲的窑上钻研雨点釉。父亲说,你看老祖宗留下这么多好东西,我们眼看着一天天老了,谁来干呀!父亲的话,一锤锤砸在周祖毅心上。

2007年,42岁的周祖毅辞职钻进了山头的窑炉窝。唐代博山的黑釉瓷曾盛极一时,宋代的雨点釉、茶叶末釉著称于世,这么好的一个名贵釉种,为什么这样可遇而不可求?是我们造化不够?还是缺少虔诚?他要彻底揭开这个千年之谜!

3.jpg
雨点釉白鹭瓶

周祖毅出生在北国陶苑博山山头镇。宋金时窑业繁荣,元末战乱,明、清复兴,“陶者以千数”。周祖毅家族,就是这“陶者以千数”中的家族之一。父辈陶瓷八兄弟,大爷周元泰,擅雕塑造型设计;二爷周运元擅烧成,1956年,代表陶瓷系统去北京参加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会议,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三爷周康元擅施釉、药窑;四爷周怀元擅陶瓷彩绘;五爷周玉元、六爷周贞元、七爷周洪元都擅长陶瓷烧制和温度控制。那时烧成是大头,技术活,是陶瓷成败的关键。父亲周占元则是集大成者。母亲也是陶瓷雕刻艺术家,深得陈贻谟、冯乃藻口传心授。

周祖毅幼时,即随着父母学陶,从最基本的陶瓷设计,从小件的茶壶、杯子开始,逐渐对原材料的取材、造型设计、半成品制作、产品烧制有了初步掌握。其间,他也对父辈们披肝沥胆的“火中求财”之路感同身受。

1960年,三年自然灾害。父亲周占元离开博山陶瓷厂,领着一二十个人先去江西景德镇、后去安徽各地,当窑把式。回乡后,周占元有了想法,就领着十六个人,白手起家,租赁博陶闲置的窑炉和厂房,建了村办的建中陶瓷厂,建了两只倒烟式圆窑生产陶瓷,很快走上了正轨。产品有大鼓墩、汤罐、蒜臼、瓜罐、暖瓶等民用品,后来又做仿古陶瓷,观音像、龙瓶、笔架、台灯、骏马、烟灰缸、花插、文房用具等。周占元施展十八般武艺,一时赢得赫赫声名,“周老八”的绰号盖过了他的实名。七十年代停了圆窑又租赁学校的闲置场地建了方窑。 

4.jpg

在总结圆窑、方窑利弊的基础上,周占元又设计建造了八卦圆窑,冥冥中和谐了阴阳五行。八卦窑分为四个燃烧室,分别能够控制。周祖毅烧过八卦窑,他看到窑内火焰几乎没有死角,烧出的产品很均匀:“两个人可以分别看两个火,我烧一小时,你再过来烧一小时,交换一下,这样一倒替,出来的产品十分一致,从上到下几乎没有死角。”许多人都来模仿周占元设计。

周占元做成了雨点釉,也是侯相会的无意之功。侯相会没有自己的窑,谁烧窑烧得好,就到谁家去,占几个匣钵,付多少钱,来烧雨点釉。侯相会就在李家窑、北岭、福山、山头各家的窑上转。当时周家窑声名在外,那时候侯相会就在周家窑场门口那里一个门房嚯啷药土,周祖毅的父亲还不大,亲眼见国侯相会摆弄雨点釉,点滴记在心里,到了自己开陶瓷厂的时候,把试制成功的雨点釉用在了龙瓶上,出口日本。

“短短三十年时间,经历了中国制陶史上几千年没有过的改变——馒头窑、方窑、隧道窑、燃气梭式窑和电热窑。对配方、烧成极其敏感的雨点釉,不仅未受其乱,反而在烧成技术的变化中获得新生?”这是我的疑问。

周祖毅的解读,出乎意料的平淡。

其实雨点釉也不复杂,主要看气氛。与天目釉不同,它是氧化焰。天目釉在高温阶段呈流动状态,雨点釉在高温时是静止的:“铁系雨点析晶体在釉面上鼓泡,升起来再趴下,泛出来的铁系结晶浮在陶器上,而建盏油滴、兔毫,都在高温时流动,它的液态比也就是密度,是不一样的。故博山雨点釉与南方油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形态。”

5.jpg
天目釉

1977年,日本人来博山学油滴和天目釉,有人担心盗艺。周祖毅认为,“实际上他们看你的工艺没有多少东西,窑炉烧多少温度?一句话的事,主要是釉子,你一霎霎看不见,他把领带一角蹭了你的釉子,釉子就被他带走了。日本将黑色的茶盏奉为神器,作为一种很神圣的器物,豪华庄重,品茶时又有欣赏的过程,增加了一种氛围和美的享受。”

6.jpg
雨点釉茶具

周占元当年的成功,用的是古法。药土先充分晒干、晾干,粉碎,以水浸泡、沉泥,过滤,晒干、晾干,再浸泡。充分浸泡以后再搅拌,稍微一沉淀,把上面那些清水过出来,粗颗粒与杂质不要,清水实际是不清的,里头还是有泥,再沉淀,沉淀以后,再搅拌起来,再取出澄清的药水部分,继续搅拌沉淀,再抛去杂质,把药水盛出来,如此三次,才是那个雨点釉的釉药。

当下周祖毅还是就地取料,在附近的村落里寻找能用的土:“一是看颜色。拿土在阳光下用手指一捻,你就感觉出来了。这就是经验。这个土行不行,好不好,这一捻就八九不离十。取回来,浸泡,搅拌,上窑里面试验。”这种釉变之后叫日本人神魂颠倒的土,就是博山人脚踩脚捻的黄土,老百姓叫白菜土。用在制陶工艺上,学名叫药土。 

7.jpg
雨点釉龙盘

“我每走到一个地方,就像有了职业病,就是瞅寻土。走在高速路上,眼睛都不闲着。开车到章丘,就瞅着高速路边的黄土,那就是药土。第一次走济青高速南线,咦?这个土好像还有点味来!就放慢车速,我看到以黑陶著称的龙山文化,就是基于这一脉水土。很多挖土、刨土的土窝、茬口的地方,我特别得去看一看。先看颜色,发红的黏土、发黄的烧土都不行,得像粪土,白崚嶒的,黄白色,松散的,一捻就成粉面的,就是它了。”

当你拿起一小块黄土,只有行家才有精准的感觉。

 “雨点釉的难度在于它的不稳定性,这也正是雨点釉的魅力,它的神秘就在于不可想象。你就是按部就班,严丝合缝按设计的程序走,产品出来都不一定达到你的要求。雨点釉难以烧制就在这个地方。” 

8.jpg
圆窑

“父亲那一代人把雨点釉做到那个程度就很不错了,经济也不允许。他不可能拿出一整窑来都烧雨点釉。当年圆窑的温度当几乎都达不到要求。现在不存在了,那时不行,不能为了这几件产品把一窑提高多少度。你还得吃饭,得生存,吃饭要紧。就那个容量,那时候一个匣钵的容量要用到极致,为啥大件小件都得有?就是穿插着摆,穿插着放,插空。汤匙,酒盅,装完大件以后空余的地方都得装上。不能浪费一点火。更不可能花很大的精力用在雨点釉上面。只是闲的时候事不多了,嚯啷嚯啷弄两个烧烧看看。”

9.jpg
雨点釉美人瓶

“圆窑烧成最起码是三天三宿,七八十个小时,后来有方窑、隧道窑,烧成时间越来越短,方窑十几个小时,隧道窑七八个小时,后来有了梭式窑、电窑,七八个小时。几个小时却能达到最早三天三宿的氛围,先看看升温曲线。原先是很缓慢、缓和地提升,七八个小时坡度就很大,很陡,怎样满足这个气氛,把铁系结晶逼出来?配方得要调整了。这就是不是秘密的秘密,他们没在圆窑基础上琢磨、考证这些问题,原先烧到那个温度用了那么长时间,现在时间这么短,却要达到原来的成效,必须要变。我就和夫亲探讨这个问题,你们那时候烧窑,成天成好几天地烧,产品在窑里头是一点一点升温,一点一点慢慢变化,现在根本不是这个道理,窑温升到1200℃以上,实际上是陶器表面的温度,实际内在没达到圆窑时1200℃的状态,咋能解决这个问题?你得想办法,在哪一些料上得重一点,哪一些料上轻一点?不改变光捹着老办法去弄不行,所以父亲给我那个方子做,就达不到那个效果。我就改,调整,对比,完了返回头来再去看,论证,再对比,选择,调整,舍弃,好的挑出来,不知经过了多少次反复反复。” 

10.jpg
雨点釉双龙瓶

博山雨点釉是历史名器,存世量也少,在花釉里头非常鲜明,沉稳,不失优雅的感觉,越看越漂亮,油滴、雨点釉是在同一种基本色上面通过窑变,得到很自然的变化,铁系结晶不是人为地点画而成,无法人工演示,其发生根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只能打开窑门,才能知道釉面达到了一个啥境界,结晶点豁然在目,或大或小,或疏或密,出窑之前,它的效果它的千变万化你无从得知。周祖毅说:“现在,我认为结晶点越均匀越好,不论雨点的大小,饱满、一致、均匀是评价雨点釉品相的最高标准。”   

由于人们审美的多样性,有人认为也可以打破这种均匀,呈现规则中的不规则,寻找一种变化美,抽象美。可见,雨点釉是无法言说标准的,“故国标、地标、企业标准,都未有定论。人们欣赏水平的不均衡和差异性,有人喜欢大一点的点,有人喜欢小一点的点,性格使然,喜欢小的性格往往传统,沉稳,内敛,喜欢大点的性格比较开朗开放,说话当中就能看出。传承与发展都不能缺。现在追求大的变化为时尚早,应该臻于完美,再完美。过去的老产品,有的面上有几个结晶点,有的地方完全没有。或者结晶过度,糊的直接没法看。现在一件产品拿在手上,好漂亮!看看哪里都是那么漂亮,几乎没有瑕疵和遗憾。然后打破这种状态,出现不规则,看看是个啥效果。”

11.jpg
雨点釉竹鸡盘

“我做得很细,每做一个,配方,烧成,手法,咋做的,都记得相当仔细。一个一个地留样,一个月做下来,全部摆在眼前,都编上号,几月几号的,烧成温度是多少,好了,从这里头挑精品,挑出几个精品来,剩下的就放弃,这个温度肯定是不对的,按照这些温度做下去肯定死路一条,最后留下四五个,针对这四五个的特点,它具备啥,它欠缺啥,再结合,结合以后,把这四五个放在这里不动,再改,再烧,就这样反复对比,最后夫亲说话了,说行了,你别再做了,就是现在你砸了的这些次品,也比当初俺们烧的那些强多少倍,那时候多数不出点,砸了的这些雨点虽然不均匀,但雨点出的相当好了。”

周祖毅的述说,让我心里豁然一亮——雨点釉在博山,并不是一条线这么传承下来,断断续续,时隐时现。有人认为,中国古代没有专利制度,这种东西只有师徒相传,不可能大面积推广,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中断。我就深表怀疑了,不说师徒,即使是爷俩,也传给你了,你自己有没有那个潜质?有没有那个运气?实在难说!手把手和你说,晒多长时间,浸泡多长时间,过滤多长时间,窑温多少度,温度曲线的弧度,严丝合缝的告诉你,你也未必能得出来。这种极度的不确定性,与雨点釉的珍贵,是一种难以挣脱的必然关系。

现在,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和时光,来分享周祖毅的自信。

周祖毅的雨点釉包装里头,配有一个迷你型的放大镜,他不仅要让人们肉眼浏览均匀密布的银星点点,他还要请你放大每一颗雨点的颗粒,细微地欣赏每一颗斑点的精美绝伦。 

12.jpg
雨点釉彩色罐

建窑油滴的成形是纵向的流动,它的斑点是不是圆的,是椭圆的,长条形的,有流动感。“国内见到的铁系结晶都是流动的油滴兔毫,不与博山雨点釉雷同。博山雨点釉的成形是横向的凹凸,是典型的北方油滴。”周祖毅说,“结晶是圆的,首先从釉面上起泡,呼呼呼呼往外泛,起到一定程度,再保保温,然后从雨点中心位置爆出一个微型破口,或者均匀爆裂,释放出气体,雨点鼓膜收回,重新与釉面复合,成为一体。但观感上早已形成了质感强烈的圆形油滴和雨点。以放大镜微观这些雨点,可以看出圆形结晶的中心那个微小的圆口,以圆口为中心向雨点周边扩展的放射状机理,晶花呈雪花状,炸裂状,特别漂亮。不同的弧度,位置,变化还不一样,碗和盘子就不一样。与窑炉气氛、温度、位置、釉药的厚薄,整个的掌控、每一个环节有关系。” 

13.jpg
周祖毅和儿子周冠丞

是的,周祖毅的雨点釉已经使古典铁系黑釉重现辉煌。他接下来要做的有两件大事,一是进行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他27岁的儿子作为雨点釉的传承人被他绑定在这驾当仁不让的战车上。为了夯实儿子全面的陶瓷工艺基础,周祖毅支持鼓励儿子大量吸纳前沿理论与实践成果,包括去景德镇陶瓷跟随刘海峰教授学习陶瓷雕塑设计;二是雨点釉的实用化。直到现世,没有人去做雨点釉的实用器,雨点釉再好,走不进人们的家常生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美术系教授,陶瓷泰斗张守智,一直鼓励周祖毅把雨点釉往实用器上做,杯,碗,盏,碟子,勺子等周祖毅都在试制,逐渐让大多数人都能用上雨点釉,开辟一个工艺美术器向实用器转变的新时代,是一个不亚于文化传承的重大课题。

在周祖毅的雨点釉研究所,我们可以有幸看到,宋代美学的质朴、简约,如何在现代人手里次第呈现……

(文:刘培国)

关注中国刻瓷艺术网微信公众号
1
关键词: 博山陶琉文化 周祖毅 雨点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刻瓷艺术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上一篇:根雕美人
下一篇: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国瓷硅元创新汇报展在北京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