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刻瓷艺术网 > 陶琉雕刻
编辑

胡建昌,与琉璃共舞

发布时间:2018-06-12 15:20 来源: 颜山孝水 作者: 刘培国 编辑:于汛 
摘要 在艺术创造面前,胡建昌是一个勇士,他用呼啸的武功攻城破阵,一路虎虎生风。而在一位倾听者面前,他是言语表达的弱者,眼神中还不时流露出羞涩。胡建昌,又一个为艺术而生的博山人!

1.jpg

2.jpg

3.jpg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主会场的席签架、呼叫器、置笔台、矿泉水托、口杯及毛巾托,重要礼品,都采用了西冶工坊的琥珀琉璃

近年来,大国主场外交重要场合,博山琉璃均未缺席,其中西冶工坊的匠心之制好几次出现在国家元首接待外宾的台面。2018年6月9日,上合峰会在美丽的中国青岛举行,青岛峰会会场的席签架、呼叫器、置笔台、矿泉水托、口杯及毛巾托,都采用了西冶工坊的琥珀琉璃。五彩“海韵如意”更是被选定为礼品!出自博山西冶工坊签约驻厂大师胡建昌之手的琉璃精品摆件“岱青海蓝”系列被赫然陈列在会场显要位置,来自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首脑和政要,再一次向中国琉璃投来惊艳的目光。

4.jpg

5.jpg
胡建昌琉璃雕刻花瓶,陈列于青岛上合组织元首会议主会场及中方贵宾休息室

6.jpg

胡建昌,一个与陶瓷同生,与琉璃共舞的人;一个普通的博山子弟,一个博山子弟中的佼佼者。

美术情节,奠定了他的生命底色

从博陶子弟小学时,一上美术课就精神,比文化课精神多了。这是胡建昌的经验之说。到了博陶子弟中学,遇到美术老师杨瑞林(杨老师后来调到山东轻工美校教色彩),杨老师教学用心,发现苗子也用心,告诉胡建昌,下了课你来找我。杨老师成立了一个美术小组,画点线描,写写生,胡建昌爱学,细心,在美术课上比别人高出一头。

7.jpg

8.jpg

子弟学校受条件所限,老师来自企业工人。所谓教授,基本上是照本宣科,有的老师连学生也不看,书也不看,仰头看天,只管讲。倒是某年从轻工美校分配来几个年轻教师,风格才有变化,为学校注入的不仅是双向交流,还有艺术气质。这种变化对一般学生意义不大,但对胡建昌,却奠定了他生命一生的底色。

9.jpg
胡建昌琉璃雕刻花瓶,陈列于青岛上合组织元首会议主会场及中方贵宾休息室

1980年,胡建昌参加工作,进入群利工厂,是博山陶瓷厂的家属工厂。一帮老年人在干。胡建昌他们进去,算是第一批学员。大量地画篓壶,画盖杯。滑石瓷盖杯,自己去博陶抬,抬回来随便画,画毕,有位老艺人侯本杰专门往上写字。年轻人写不了,往陶瓷上写不同于纸上,纸上笔可以涝一点,壶上必须旱一点才能写出纸上的感觉。还烧了一阵子圆窑,胡建昌的父亲,当年就在博陶四车间烧圆窑,胡建昌小时候几乎是在圆窑上长起来的,看着工人浸料,沉浮,炼泥,压笼盆(匣钵),画套五盆(一种五件一组红绿彩白色套盆),怎么上窑,怎么装窑,杯子怎么装,壶怎么装,十分好玩,他对这个地方太熟了。

工人炼泥,胡建昌抓起一块,捏个响呱,“啪”地哆在地上,听响声。安排去烧圆窑,却没了小时候的兴致,抵触,没等着表现出来,又被调到彩绘上干彩绘。一些绘画上的困惑,就找沈松龄指导,很有获益。年轻,坐不住,每天机械地画画,画一画,就爬起来出去转一圈,再画一画,再出去转一圈。有人说,这家伙坐不住,老跑,又被弄回圆窑烧窑。

与“鬼”为伴,窥探“残山剩水”

打听到工艺品一厂能专门画画,胡建昌就想调动工作,去工艺品一厂。

他是从“群利”出来的第一人。起初“群利”不放,某位不小的领导说,“还不放人?博陶五千职工有多少子弟?走一个不就多安排一个?叫他赶急走。”

1985年,胡建昌去了工艺品一厂,赶上画陶瓷壁画。胡建昌一看,这可太好了,正好对口味。画了一段陶瓷壁画,画花灯。

天津某单位来订货,拿来一张范曾作品,《龙女之魂》,是真迹。胡建昌说要借借看看,领导知道他太迷了,答应他。中午就从厂里借出,借出来就往家跑,跑回去就忙活,支上架子,抬上玻璃板,底下装上灯泡,把那画拷贝下了两张,线条、题字俱准,唯独国画颜料中没有洋红,龙女红袍的颜色与原作有偏差,仍欣喜若狂。工作之余,他开始创作,淄博市第八届职工美展,胡建昌的一幅山水《江边人家》得过一等奖。

10.jpg

工厂夜间需要有人值守,大家都不情愿。传说厂址所在的地方,过去是个乱坟岗,屋后的排水沟稍微一刨就是人骨头。晚上值班的人总是听见这动静那动静。胡建昌年轻,领导说,年轻人,晚上值个夜班吧!不行吧?晚上在这里睡不着,叫别人值吧!领导又说,咱才进了一些新书,有一本《梁楷画集》,很好,你要是喜欢,趁着晚上值班有空,可以拿去看,这样行不行?胡建昌一听立即应了下来,说行!心下,我年轻,火力大,什么邪毛鬼祟的不可能上身。

夜深了,躺下来,才听见楼上动静来了,“哐!”“哐!”地响,头皮就煞煞。怪不得老伙计们不来值班!刚要打退堂鼓,领导又说了,还有一本呢,马远、夏圭的,看不看?看就送给你。

年轻的胡建昌对“马一角、夏半边”早有耳闻。北宋的山水画已经登峰造极,迁都临安后画风为之一变,凭籍墨法表现力的空前强大,由构图完满的宏大叙事,转化为由繁入简的诗意小品,遂出现了“马一角、夏半边”,还有看似“残山剩水”的李唐、刘松年。南宋四大家的出现,是中国山水画发展的必然结果,也被视为南宋偏安一隅的写照。

11.jpg

李唐被萧照所劫的故事也是胡建昌所熟悉的。

靖康间金兵陷汴京(今河南开封),中原人民纷起抵抗,萧照在太行山参加义兵,一日遇李唐逃乱至此,一车书籍字画,没有一点金银细软,深为感动,知是李唐,萧照素慕李唐画名,即拜李唐为师,并一路保护南渡至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

李唐感其德,尽以所能授之,照画艺大进,公元(1131——1162)年间,补入南宋画院为待诏,又补迪功郎,赐金带,使他成为南宋画院的魁首,作品有《山腰楼观图》《秋山红树图》《岳祠汉柏图》《光武渡河图》《竹林七贤图》等,杭州显庄观,西太已宫等处有他的许多壁画。他的代表作有《山腰楼观图》《中兴瑞应图》。宋高宗曾给他的画《山水小景》题:“白云断处斜阳转,几 曲青山照画屏”的诗名。据夏文彦的《 图绘宝鉴》评说他:“画山水人物,异松怪石,苍凉古野,惜用墨太多。”又有记载说:“萧照尤喜为奇峰怪石,望之有波涛汹涌,云屯风卷之势”。

12.jpg

胡建昌接过马远画集,封面是马远最经典的海景、江景,喜欢不已,就再值几天班。半夜还是“哐当”,爬起来上楼看看,门也不动,就是响,因为通向工作间的门是弹簧自由门,动静是从门上发出的,只有睡沉了,才什么也听不见了。

选料制砚,学到“随物赋形”

画完了陶瓷壁画,画过内画,跟高洪刚刻过两年砚台。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为了多学一点,从外出选石料,设计,怎么开墨池,自然凸出怎么巧雕,有点睛之效,蛙,蝉,多数只刻款识,有了字,就有了文化,有了神韵,少了匠气。

博山砚台的好处就是不匠气,石头在河沟里常年冲刷,仅看石头形状就很漂亮,随物赋形,起线要精神,开池才漂亮,不雕东西也美极。

刻瓷更直接,盘子买来,设计好,众人开刻。可以代工协作。经典刻瓷是通过金钢刀的錾刻,统筹疏、密、深、浅,在瓷器上刻出点、线、面,构成图像,或者素刻,或者染色,形成特殊的机理和艺术效果。

先刻古钱币、青铜器,后来多刻范曾人物。

瓷厂库存的厚胎白盘,成堆拉来,三四十个人,刻吧!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胡建昌负责出画稿,也练出了盘上写字,不分上班下班,痴迷。班上画画写字,回家也画画写字。1989年,厂领导更迭,新领导一看,零打碎敲的东西以外,有一只琉璃炉,也接不到外贸订单,学员干一头午,下午去别人家炉上再干,认为这个厂没有固定产品,得搭火,就是关门歇业。

胡建昌盘算出路。有朋友说,厂子一搭火,人员分流,稍大点的厂根本去不了,只能去些区属小厂,活动活动去美陶吧!美陶当红火,离家还近。沈松龄说,这套东西你又不是不会,大观园的刻瓷买卖那么火,不如开个门头自己来干。

回家跟家人一商量,举家反对。不行,那样还行,做买卖能吃一辈子饭?绝对不行。

17.jpg

胡建昌心里热乎,沈松龄两次烧火,还是没烧起来。

胡建昌进了美陶,下车间注浆。市里举办“海峡两岸裘派艺术演唱会”,方荣翔的关门弟子台湾女花脸王海波来大陆演出,省陶瓷公司要专门刻一个16吋强化瓷方荣翔像赠送,重要任务落到了美陶,落到了胡建昌头上,啥也别干,就干这一个,把它干好,限时20天完成。胡建昌把所有的功夫能用的都用上了,据说王海波非常满意。第二年又受命刻制了张大千像,参加了省陶瓷公司评奖,参展淄博市陶瓷琉璃艺术节,闭会以后,这件作品下落不明。1996年美陶式微,停发工资,胡建昌到大观园创业的提议家人不再抵制,有了自己在大观园的门头。

18.jpg

19.jpg

胡建昌的山水题材刻盘多用经典手法,刀法密的地方能凹下去很多,整体画面呈现浮雕效果。曾经拿过省里的特等奖,一度成为市场抢手货,养家糊口的主打品种。刻瓷艺术在多年发展中产生出一种衍生品,为了达到传统刻瓷的基本效果,又可以回避点、线、面组合的繁复,依据画面需要在瓷器表面平推出毛面,用扁刀刮去釉色,在毛面上染色绘制即成,与在纸上绘画无异,其艺术个性大大逊色于经典刻瓷。

胡建昌的刻盘自有诀窍在其中。不用青花的画法,不用彩绘的画法,打破这个限制。坯盘是买来的,釉面自己上,不是一层,而是多层,黑压红,红压赭、赭压黄,黄压绿,一层覆盖一层,有的全面覆盖,有的局部覆盖,有的依据画面构思有选择覆盖,入窑再烧。表层白釉或黑釉之下,可以预敷几种色釉,根据画面需要,预敷的色釉一一剖开,得到与染色绝不相同的质感。

20.jpg

包括泼彩,都是他的首创。几种高温陶瓷釉色同时往盘上做,有绞胎瓷的特殊机理效果,点缀以刻瓷,画龙点睛,是2003年陶瓷公司恢复艺术评比之后开发的,有《牡丹》,有《鱼》,有《龙》,评讲的时候被陈贻模大师一眼看见,说,这就是创新,当年就获金奖。王孝诚大师说,这批东西很像样,别卖,留留它。

预铺底釉的泼彩花釉刻盘基本都没卖,都保留着。只有一年卖过一只。12吋的小盘。是灵感所赐之物。做的时候是,烧好的一只盘,盘沿上又滴上一滴红釉,干透以后龟裂起皮,用手摁摁,摁碎,入窑再烧,意想不到的效果出来了,鲜活的一朵花!花下刻上一杆枝子,摆在门头上,被济南某酒厂的老总一眼相中,一进门就说,我就要这只盘子,你说价钱,我拿着。这是卖得最可惜的一只。可惜的还有忘记留下照片。也并不是卖掉的就会好的。后来又做了几只,都不理想。还有三只大盘也卖得可惜。一只泼彩荷叶,一只泼彩鱼戏图,一只团龙图。被青岛的一位老总收藏。也许是感念于珍品有主,当那位老总又一次对另一只盘——兰亭序感兴趣的时候,胡建昌几乎是结缘奉送。那只兰亭序,是在往美陶调动之前赋闲在家,就在这个小院的门楼子底下,心无旁骛、全神贯注地刻制了两个月,才能刻出经典的真实感。盘是福山陶瓷厂出品的土釉草灰釉,刻开以后呈金色,不用上色,金光烁烁。按照仿古的效果,每笔每划力求逼真,连王羲之污掉的画面都一一呈现,每笔出锋收锋,起笔落笔,俱交待得清清楚楚。历代皇帝印章,乾隆欣赏之宝,嘉庆御览之宝,天子古玺,一应俱全,读来非常舒服。这只兰亭序可以说是特定时期、特定心境下的产物,其它盘都可以做复制的尝试,而这一只只能是一件孤品、绝品,胡建昌自己知道绝无复制的可能。这位老总以高价收藏这四只大盘以后,知道它们在作者心中的分量,临别留下电话号码,说,这四只盘,我是它们的主人,但是,不论什么时候,你要用,给我打电话,我会立刻开车给你送回来。那时候年轻,卖了再做就是。回头再烧,没有一只达到原来的感觉。这是一个比电影还遗憾的艺术呢!

21.jpg

22.jpg

胡建昌总想不断创新,不断往创作上吸收些东西,当刻瓷艺术发展到一定程度甚至是极致的时候,吸收任何一丁点东西都很困难,几乎很难找到发挥的余地,他就把眼光专转向陶艺,又研究陶艺,陶艺在入窑之前,可以任意发挥,可以画,可以切,可以旋,可以雕,综合性装饰,出窑或许就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再把刻瓷元素结合进来,顿时新颖。做了一系列陶艺作品,如《令箭荷花》,各种壶。有的作品需要入窑几次,不满意喷上釉再烧。手绘线条过于生硬,绘制之后拿水枪冲洗,烧成后机械的线条变得柔和、可人,富有表现力,以此做背景,刻上细腻的翎毛、船帆、人物,则亦工亦写,相得益彰,意境深邃生动。

2004年“炉得阁”木火节上,与来自日本、韩国、台湾的传统陶艺大师们交流切磋,学到了线割、火喷、编织等不少罕见的技法。时值景德镇千年庆典期间,国际陶艺家云集,应邀赴景德镇参展交流,在世界陶艺精品面前大开眼界。之后又跑到九江、广东石湾,看南方的陶器柴烧。在石湾观摩龙窑结构、烧窑技术,在龙窑上续柴,景德镇的青花装匣钵,而石湾的纯陶器则在硼板上裸烧,需要见草木灰,釉面自然流淌的肌理有种特殊的味道。了解到石湾陶艺与淄博陶艺的异同,石湾陶土质地细腻,塑性好,更适于陶塑,而淄博陶土粗粝,密度小,陶坯与釉面的收缩率不一,结合难度更大,更具挑战性,领会了朱一圭先生攻克黑釉立粉的伟大之处,提高了陶艺制作的自觉性和自由度。

2007年参加韩国国际木火节,亲手体验了柴烧的过程。见到台湾的松木柴烧,在1300℃时釉面炉火纯青,化工釉难以比拟。

2007年,胡建昌评为山东省陶瓷艺术大师。

跨界琉璃錾刻,出神入化

基于陶瓷艺术形式的奠定,近年来胡建昌又把创新的方向转向琉璃。

这可以理解为一种跨界,也可以说是一种融合。事实上,几百年以来,对博山彩绘艺术人才来说,陶琉从来不分家,春秋两季,根据不同行市,辗转于陶瓷和琉璃之间,几乎没有淡旺季。这一现象,不仅在国内是绝无仅有的,在世界范围内也是罕见的,这不能不让每一个博山人骄傲与自豪了。

上合组织峰会即将在青岛举办,组织方拿来一个命题,“岱青海蓝”,胡建昌拿出了大型摆件的设计稿,由西冶工坊的大师们制作一组琉璃“岱青海蓝”。琉璃器底部往上由蓝到绿、由绿到黄、由黄到白,自然渐变过度,一套三件成功入选。同时入选的单件作品还有《荷花心经瓶》《帝王黄山水长卷瓶》琉璃刻瓶。

23.jpg

24.jpg

如同当年的制砚,当年的刻瓷,突如其来的绿色,加上一支叶干,变成了一片荷叶,星星点点的粉,变成了残留枝头的花瓣;砚石上碍手碍脚的黑石沉积,变成了一只惟妙惟肖的鸣蝉。这一些,都成了胡建昌点石成金的契机。琉璃器到了胡建昌手中,杂色无时不有,他的创新便无处不在。杂色的出现,是琉璃艺术的尴尬,瑕疵,败笔,这倒反而成了他创新的机会,施展才艺智慧的机会。一只大瓶,荷叶有了,残的;花瓣有了,也是残的。跟前还有一枚黑点,咋处理?好了,一丝花蕊随风而落,顶端一个黑点,还很生动!奠定了一个特定的基础,应用到琉璃上,甚至瑕疵也能成为亮点,琉璃上有烟熏痕迹、意外色彩,怎么接就?接就好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如果宋代绘画的大美是简约到极致,胡建昌的刻瓷、琉璃錾刻也是行走着这一路线,珍贵之处在于出在民间、发乎心造,与画面满堂灌的纯民间画风拉开了距离。

25.jpg

26.jpg

借题发挥,接就器型,随物赋形,是胡建昌艺术设计的风格和灵魂。无论刻盘、刻瓶,都不是死搬硬套,机械制作,为了画面而画面。而是依照器型来创作。点石成金之效,锦上添花之美。能多刻就多刻,不需多刻便惜刀如金。知白守黑,敢于留白,以静制动,善于取静。看了通透,叫人愉悦,而不是生堵。一只牡丹大瓶,胡建昌不是铺陈满幅的画面,而是一朵硕大的牡丹花,花下游过几条小鱼,富贵有余,活灵活现,寓意吉祥。

仓库里挑选,有时挑个大器形,有时挑个小器形,不是贪图好设计,省劲,而是让自己的艺术感觉、美学意识来识别,可以添加些啥东西,能让这件器物焕发灵性。领回瓶子,带着感情酝酿、设计、创作,类似十月怀胎,一一拍下照片,收藏起来,出手的时候依依不舍,像把自己亲生的孩子送人。

27.jpg
西冶工坊创始人李志刚接受采访

琉璃大钵,在钵的外沿,设计上满圈的繁花,给人一种花钵一体的美感。像花器,里头的花漾出来、垂下来、落下来的感觉,上头还有蜜蜂飞舞。枝叶有多有少,有梳有密,有繁有简。一枝一叶都用錾刀刻好,再敷色入窑烤制。是个成功的设计,起初是上油画色,琉璃吸水率极低,附着力太差,颜色吃不住,时间长了褪色,后来直接是琉璃烤彩,围着陶瓷、琉璃产地考察,色釉料厂,花纸厂,寻找可用的琉璃色料。琉璃熔点低,高于500℃就会变软、变形、熔化,终于找到适宜温度要求的琉璃色料,烤制后琉璃不变形,色泽纯正,附着力很强,基本上融为一体。

28.jpg
作者与胡建昌夫妇

作为对胡建昌琉璃錾刻艺术的认可,2015年,胡建昌被评为第四届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2017年作为中央电视台《一锤定音》栏目颁奖嘉宾亮相。

在艺术创造面前,胡建昌是一个勇士,他用呼啸的武功攻城破阵,一路虎虎生风。而在一位倾听者面前,他是言语表达的弱者,眼神中还不时流露出羞涩。胡建昌,又一个为艺术而生的博山人!

关注中国刻瓷艺术网微信公众号
1
关键词: 琉璃 博山 胡建昌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刻瓷艺术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上一篇:淄博陶瓷 惊艳上合
下一篇:尹干高温花釉艺术《 窑变花釉瓶》